华人“黑工”感动日本 生涯诠释“中国式父爱”

时间:2019-06-06 责任编辑:从川顾 来源:威尼斯平台登录_威尼斯登录网站平台 点击:201次

  近日,一部名为《含泪活着》的纪录片在日本各地空前热播,掀起了一股“感动大潮”,网上的观后感言多达400多万条。片头有这样一句:“在连续3年每年有3万人自杀的日本,有这样一位中国父亲在顽强地含泪活着!”该片改变了许多日本人对中国人的误解和偏见。片中主人公是一位漂泊东京打工15年的上海男人。从一个连合法身份都没有的外籍“黑工”,到名扬日本的“励志英雄”,他有着怎样震撼人心的故事?

  1.负债闯日本,上演“北海道大逃亡”

  一个大雪纷飞的深夜,在日本北海道最东部的阿寒町小镇,一群中国学生借助夜色的掩护疾步穿行。因害怕被校方抓回去受到严惩,他们的一举一动显得格外警惕。这些学生不敢走大道,每人手握着一根木棍翻山越岭,随时准备与扑上来的野熊、野狼搏斗。

  天微亮时,他们终于赶到了钏路市。当开往东京的电车还有一分钟就要发车时,他们奔进车站,几乎是在关门的瞬间跳进了车厢,随着电车发动,他们的“逃亡”成功了。

  这是1989年10月的日本,31名中国学生的此次夜行,后来成了震惊日本的 “北海道大逃亡”新闻。时年35岁的上海青年丁尚彪,是当夜的“逃亡者”之一。

  丁尚彪曾经是一名“知青”,在安徽农村插队多年,回到上海后身无分文。尽管如此,一位漂亮的上海女孩还是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他。女儿丁琳的出生,更为这个小家庭平添了许多欢声笑语。

  由于收入微薄,一家人生活得贫困潦倒。听说日本经济发达,不少上海人在那边打工几年,回来之后都成了富人,丁尚彪不由怦然心动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花5角钱买到一份日本飞鸟学院阿寒町分校的招生资料,便举债42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3万元),将妻女留在上海,独自一人来到东瀛学习日语,为今后留日“掘金”做准备。

  然而,到阿寒町分校报到后,丁尚彪才发现,眼前的事实与自己的想象有着天壤之别。学校坐落在北海道最偏僻的废弃煤矿区,当地经济萧条,人烟稀少。丁尚彪原计划边学习边打工,尽快还清出国时欠下的累累债务,可在这荒凉之地,连个小商店都罕见,到哪里去打工?于是,丁尚彪便同30多名中国学生一起,实施了那场“逃亡”行动。

  到东京后,丁尚彪一行开始申请延长居留时间。但是,日本出入境管理局认为他们擅自离开北海道是违法的,所以不予批准,一群中国学生就这样成了非法居留者。没几天,大多数同学选择了回国。

  回去还是留下?漂泊异国街头的丁尚彪陷入了沉思。丁尚彪不敢想象,身负巨债、两手空空地回国,该如何面对妻女。于是,他决定:再难,也要留下来打工赚钱!

  2. 全年无休,坚强父亲扛下疲惫孤寂

  丁尚彪试着在东京一些餐馆找工作,但几天下来却连连碰壁,因为他不懂日语,根本无法与人交流。无奈之下,丁尚彪就买了一本学日语的小册子,开始苦学一些日常用语。同时,他还一头扎进技术培训班。凭着4个多月的不懈努力,原本不懂一句日语的丁尚彪,终于能和当地人简单沟通了!而且,他还在这段时间取得了两本技术资格证书。

  从此以后,丁尚彪每天天不亮就起床,马不停蹄地往返于三个地方打工,到晚上12点半下班后,才乘坐最后一班地铁回租住的小屋。进屋之后的固定程序是做饭、吃饭、洗澡,睡觉都是在后半夜。

  身体的疲劳还能挺过去,但精神的压力却让丁尚彪苦恼不已。作为非法居留者,他每天都生活在随时可能被发现、被追究法律责任的恐惧中。丁尚彪曾在一个码头做搬运工,有一天,他正在搬货物时,突然有两个警察走过来向搬运工打听事情,吓得丁尚彪连忙丢下手里的货物,撒腿就跑。结果,他拼命干了一天活应得的工钱全泡汤了。这种事,丁尚彪在日本经常碰到。每一天,他都要紧绷着神经。

  除了怕警察,在日本过年,也是令丁尚彪感到恐慌的事。这本是一个万家团圆的日子,丁尚彪却只能一个人呆在8平米的房间里,望着天花板默默想家。几年来,他感觉最大的苦不是工作多累,生活多艰辛,而是一个人常年孤身作战,无法体验到家庭的温暖,每当看到别人一家几口说说笑笑地从身边经过,他都羡慕不已。尽管饱尝思乡之苦,但由于护照早已作废,丁尚彪这个“黑户”不敢回国探亲,因为按法律规定,他一旦离开日本,就再也不能踏上这个岛国半步。所以,他只能把对家人的强烈思念深埋在心底。

  到了1992年,丁尚彪终于还清了国内的债务。但他仍不敢乱花钱,而是把积攒下来的每一点钱都寄给家人。他在日本挑最便宜的饭菜吃,有时干脆吃餐馆客人剩下的食物,一年到头也舍不得为自己添件新衣,并且全年365天工作,从不休息一天。“也许是因为穷惯了,每天只知道拼命打工挣钱,钱放在口袋里,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去花。”丁尚彪说。他只有一个信念:自己在日本多打一个小时工,女儿将来就可以安心地多读一个小时的书。

  1996年秋天,一位名叫张丽玲的中国留学生被丁尚彪的人生经历所震撼,决定为他拍一部纪录片。为了还原主人公在日本的真实生活,她开始举着摄像机随丁尚彪一起风餐露宿。没想到,这一拍就是10年。

  3. 为女儿打拼,黑工生涯诠释“中国式父爱”

  让丁尚彪感到欣慰的是,女儿没有辜负他的厚望,1997年夏天,丁琳以优异的成绩考上美国纽约州立大学。丁尚彪听着女儿报喜的越洋电话,喜极而泣。丁琳乘坐的飞机先在东京中转,再飞往纽约,期间有24小时的停留时间,她决定去看望8年没见面的爸爸。

  从小学与父亲分别后,丁琳就再也没有见过他,对于这次相见,她激动不已。但作为非法滞留者,丁尚彪不能去机场接女儿。在约定的一个地铁站,丁琳兴奋地大喊:“爸爸,爸爸……”8年没有见面,她还是远远认出了站台上的父亲。丁尚彪看着眼前的大姑娘,不由愣了一下,继而才惊喜地说:“琳琳都长得比爸爸高了!”分别已久的父女,在异国的土地上紧紧拥抱在一起。

  老丁带着19岁的女儿,来到自己工作过的一家餐馆吃饭。一进门,昔日的同事们都热情地用日语和他打招呼,丁尚彪向大家介绍丁琳,并自豪地说,女儿明天就要去美国读书了。

  饭后,丁尚彪带着女儿进了厨房,参观他曾刷盘子的洗碗池,又把女儿带到他“战斗”过的菜锅旁,语重心长地说:“爸爸前几年就是在这里打工的……”看着一摞摞油污不堪的碟子,感受着菜锅旁那令人头昏脑涨的高温,丁琳明白了父亲的不易。

  入夜,丁尚彪带着女儿回到了那个狭小的家中。他从枕头下面拿出一本珍藏了近10年的笔记本,递给女儿,丁琳小心翼翼地翻开本子,里面记的都是她小时候的学习情况――1988年6月考试成绩:95分,97分,100分;三年级语文考试中的扣分原因:“舌”字中间短了一点,扣掉1分……还有一张她小时候写的《保证书》:“以后我再也不惹妈妈生气了。”这些珍藏多年的记忆,寄托着一个父亲对女儿深沉的爱。尚未看完,丁琳已经泣不成声。

  幸福而短暂的时光一晃而过,第二天,丁尚彪和女儿一起坐上了去成田机场的地铁。由于是“黑户”,他必须在机场的前一站下车,无法送女儿登机。“好了,爸爸不能再送你了。”丁尚彪两眼一红,泪水滚落下来。他走出车厢,站在月台上,隔着玻璃窗呆呆地看着车里的女儿。当女儿的身影随着列车驶去后,丁尚彪一下子瘫坐在地上!

  2004年6月,女儿即将拿到医学博士学位,踏上工作岗位,老丁觉得他的使命终于完成,该是回国的时候了。此时,他已经50岁了,15年的漂泊,让他变得头发稀疏,满口牙齿只剩下8颗。

  4. 走红日本,中国打工汉成了银幕英雄

  到了2006年,那个为丁尚彪拍纪录片的中国女留学生,已成为日本大富电视台的社长,她为这部历时10年拍摄的片子取名《含泪活着》。这部2个小时的影片,记录了丁尚彪及其家人15年的心泪历程,并以纪实手法表现了主人公为了梦想,为了家庭和孩子,独自一人在异国苦苦打拼到老的沧桑。

  该片于2006年11月在日本电视台黄金时段播出后,引起了空前反响,《含泪活着》改变了许多日本人对中国人的误解和偏见。当年,该片还荣获了“日本放送文化基金奖”、“东京文艺金像奖”等大奖。

  2009年11月,日本一位著名电影人决定重新“发掘”这部作品的价值,经过补充拍摄和重新剪辑,这部纪录片走进了日本的影院。

  2010年11月,未经任何宣传的《含泪活着》电影版在日本各地低调上映,却场场爆满,引发了极大的轰动。原定只在东京上映的计划,也因不断涌来的邀请而延伸至北海道、大坂、广岛、九州……短短一个月内,网上的观后感言就多达400多万条。许多日本人在看完影片后流下了感动的泪水:“含着泪看完,这是一部震撼心灵的影片!”“我为碌碌无为度日而羞愧,看到了真正有意义的人生。”“丁先生身上有我们日本人已忘却或失去的美德。盼主人公一家幸福!”……

  还有很多观众表示,在当今日本经济陷入低迷时,丁尚彪在困难面前顽强拼搏的精神,让他们在绝望中获得了勇气和力量!老丁怎么也想不到,他这个在日本打了15年“黑工”的小人物,会在离日后成为轰动岛国的励志英雄。

  2010年底,丁尚彪一家人在上海购置了宽敞的新居,他与妻子过着平静安逸的生活,女儿丁琳,如今也已在上海拥有一份令人羡慕的高薪工作。曾经散落天涯的三口人,终于又团聚在一起。对已不再年轻的丁尚彪夫妇来说,这就是最好的回报。目前,丁尚彪正酝酿着将自己在日本的那段人生经历,写成一本书。(来源:青年参考,原载《恋爱婚姻家庭》)

最新更新

视觉焦点

新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