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彼岸做外公外婆

时间:2019-06-11 责任编辑:方醐 来源:威尼斯平台登录_威尼斯登录网站平台 点击:17次

  做到外公外婆,或者是爷爷奶奶,已经是很幸福的事了;因为儿女在国外,被诚邀去做一段时间的外公外婆祖父祖母,一家三代在彼岸同堂,团圆相聚,那自然是更为开心的事了。

 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出国的年轻人,现在都已届中年。从进入新世纪前后,他们陆续地为人父母。他们若是还没成为“海归”,还留在彼岸,那么这十几年来,就必得在辛苦打拼的同时,担当起养儿育女的重任。留在国内的老爹老妈们,刚好或是临近退休,收到了喜获第三代的捷报,也就在被做成外公外婆的那天起,进入了又添一份挂念又多一份操心的人生的新阶段。因为惦记着那边的异乡客们一双肩膀难挑起两副重担,老爹老妈们往往只要一接着了那边的邀请,就会如老兵迎得作战令般挺身而出奔赴疆场,跨海涉洋去重复昨天的故事:再一遍干起当年喂奶娃娃养小儿郎抱孙子孙女的活儿,豪情满怀慨而慷。

  他们在那边的故事很单调。因为他们无论在国内是何样的人物,干的是什么样的工作,到了那边就角色完全一致,身份完全类同了。他们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:“grand-pa(grandma)”即“祖父(母)”。工种当然更是一致:做饭洗衣带孩子,清洁宅子莳弄园子,不必细说了。他们进入了相当纯度的无差别化平等状态。

  我在美国当过近半年的“彼岸外婆”,将我的外孙女从满脸奶癣的满月娃娃,抱到七个月大可以坐了可以进入托儿所了。相比其他外公外婆,我略有点特殊,因为去时跟一家出版社签了合同,有限期交稿的任务,所以一手抱孩子一手须得在电脑上打点字,也就算是半工半读的了。我那外孙女在襁褓阶段饱受电脑微辐射,好在时间不长,至今未有什么症状,就学后作文写得不错,女儿女婿说大概是因为接受了外婆早教的缘故罢。

 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作了父母的儿女们出于孝心而担心外公外婆们过于寂寞,于是就常常在节假日里弄点聚会,让老头老太们也能有点社交活动。于是我就遇到了一位来自四川的将军,即便坐着也是腰板毕挺;一位浙江省里的名医,专治眼科疑难杂症,会耐心地向同龄人们解释迎风落泪的病因及医治方法;一个画家,据说画作出手便是好几位数的。当然更有一些是一生劳作于乡间的农民。我第一次参加那样的“PARTY”时,一位“彼岸外婆”一听说我刚来,忙拉着我手问道:“家里的麦子熟了没?”还有一位老者,每次见面,都给大家带来惊喜:他在他儿子的美丽的花园里,垦出一片菜园来,种了很多中国品种的菜,比如莴苣、芹菜、上海小白菜什么的,每逢聚会就会送给我们这些中国老乡们,就像老外们参加“party”就用纸包了葡萄酒奉人一样。只是有一次,他在给我切了一大块冬瓜之后,一脸悲戚地说:“唉,坐大牢啊,在这儿啊。”

  是的。令他们最不能习惯的,就是“坐大牢”一般的寂寞。他们中有许多人没有语言沟通能力,于是就成了聋哑兼瞎子。许多人不能驾驶汽车,百把平方米的园子成为孙悟空用金箍棒划出的圈,幼小的孙儿女牢牢地“套住”了他们。他们并不是学无所长,种麦种菜从医从军都本是好手,可是当了这彼岸公婆之后,除了那一套公寓一座房一片园地之外,就没了他们的用武之地。所以他们中有许多人不愿久留,呆不长,逢有解放机会,便会如逢大赦满了刑期般逃之夭夭。我认识的一对老夫妇,曾遭过多次拒签,好不容易有了飞过去三代同堂的机会,极为珍惜,抵美不久就让孩子申请绿卡,以求来去免签可方便些。

  可是年余之后,眼看自己会走动的孙儿可以入托了,便坚决要求儿子买下了回程票。儿子说,那个绿卡,眼看就可以下来呀,就再等等吧,可是老爸却说,别说绿卡,金卡银卡我们都不要了!

  在彼岸的外公外婆,更能体会到“金窝银窝不如自家草窝”的真谛呢。(王晓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