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送镇委书记履新引发的爆炸案

时间:2019-06-16 责任编辑:羊舌礅 来源:威尼斯平台登录_威尼斯登录网站平台 点击:2次

欢送镇委书记履新引发的爆炸案
  7月19日,章志芳在这间本属于自己的办公室里接到了停职通知。本版照片/本报记者 吕宗恕 摄

欢送镇委书记履新引发的爆炸案
厢式货车司机李美华在现场讲述当时的惨剧。

欢送镇委书记履新引发的爆炸案
为举行章志芳书记欢送仪式,河上镇政府办购置-物品清单。

  九挂鞭炮

  “一挂鞭不就20块钱嘛。说不定还能图个脸熟,以后有个什么麻烦事情,章书记没准能帮上忙。”

  付伍郎和黄康孙,都是买了鞭炮来为章志芳送行的,造成他们死于非命的共九挂鞭炮。

  吴国刚回忆,15日上午,他去镇上拉水泥,听江上村主任付国发的侄子付荣进说,“章书记马上要走,大家都买鞭去送一程,要不要一起凑下热闹?”

  吴国刚说,之前连章的面都没有见过,他不想去,但随后因为付荣进的一句话,他开始犹豫。

  “一挂鞭不就20块钱嘛。说不定还能图个脸熟,以后有个什么麻烦事情,章书记没准能帮上忙。”听到付的这句话,吴国刚决定还是去一趟。

  从镇上买来两挂鞭炮后,吴国刚跟付荣进直奔他叔叔的康发茶叶公司。此前,付听说康发茶叶公司也会买鞭炮。

  康发茶叶公司是该镇调整农业产业结构的模式之一,也是章志芳在任时从福建引进的项目。现有股东四人,付国发便是其中之一。

  付国发说,得知章志芳调任消息后,他和其他三个股东就打算买挂鞭炮放放,以表达对其谢意。此后,付电话通知了正在田里收割稻谷的村委会委员、民兵营长付伍郎,建议一同买鞭送书记。

  于是,四个股东各买了一挂鞭炮,再加上付伍郎、吴国刚等人买的鞭炮,在他们的箱式小货车上,共有9挂鞭炮。

  上午10时20分许,康发茶叶公司股东李美华负责开车,股东黄康孙和付荣进负责放鞭,吴国刚、付五郎负责拆鞭。

  吴国刚后来回忆,在镇上打算接着镇上一些单位后面放,但付伍郎提议还去前面没有人的道路上放,这样让章志芳更高兴。

  “镇上已经很热闹了。我们在路上接着放,说明放鞭欢送的人越多,章书记越有面子。”

  出镇街道大约500米处,坐在车厢中部的吴国刚拆到第二挂鞭时,他看到付荣进手中的鞭炮,没来得及甩出,便引燃了车厢里的鞭炮。

  一阵巨响过后,车厢里四个人被炸飞到车外。

  好心与坏事

  “他们好心办成了坏事,如果没有这起爆炸案,这间办公室就是我的了。”事发后,被停职的章志芳说。”  

  7月16日,县纪委、组织部、公安局组成的“7・15”事故调查组向县委县政府提交了调查建议:

  “章志芳同志身为党员领导干部,对河上镇为其举行的欢送活动,没有有效制止和拒绝,违反了党员领导干部廉洁自律的有关规定和要求,建议停止章志芳同志执行巴山镇党委书记职务,接受调查,待市纪委、组织部调查结论后,按有关规定再行处理。”

  同时,调查组对河上镇镇长李农的建议是:李身为镇政府主要领导,纪律观念不强,违反领导干部公务活动轻车从简、不得迎来送往的有关规定和要求,组织安排欢送活动,引发严重后果,造成极坏影响,建议停止李农同志执行河上镇党委副书记、镇长职务,接受调查,待调查结论后再处理。

  7月19日下午3点,巴山镇党委书记办公室,县委副书记徐华德代表县委对章志芳正式宣布停职决定,身着红色T恤、沙滩裤和拖鞋的章表示,“自己坚决拥护组织的决定。”

  “我平时装束很严肃。”章志芳说,知道自己那天被停职,也不用上班,便穿着随意了些,“为了放松一下”。

  “他们好心办成了坏事,如果没有这起爆炸案,这间办公室就是我的了。”章志芳说,同时,他的内心也一直都在受到良心的谴责,“毕竟别人为欢送我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”

  在受访后,章志芳将刚印好一天的新名片递给记者一张,上面印着:崇仁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,中共崇仁县巴山镇委员会党委书记。

  章补充说,“如果没有发生意外事件,说不定我还因为利用周末休息的时间交接工作而被当作正面典型的。”

  欢送风气

  崇仁县一位官员介绍,最近十余年间,五、六任当地主要官员调任时,场面都很热闹,每个部门也都会买鞭欢送。  

  事实上,放鞭炮,是崇仁县河上镇干部群众欢送领导履新的一种最直接方式。在当地一名要求匿名的官员印象中,凡是县、镇干部履新,都会有类似的欢送仪式。

  一位曾参加过多任领导欢送会的人士告诉记者,一般而言,从外县或者市里调来领导,远没有本地干部升迁省市的欢送会热闹。

  这位人士记忆深刻的一次欢送会是2003年4月,原崇仁县委一位领导赴任抚州市委秘书长前一天,县委办有关负责人通过电话告知县委附近的一些单位部门一把手。

  第二天上午,县委办的人选了一个吉利的时刻,“8点58分,送书记出门”。到那时,县委各部门都放鞭欢送。等该位领导离开县委大院,路过县林业局、电视台、公安局、国土局等局办时,各部门前都站有干部热烈欢送,鞭炮声不断。

  这位人士回忆,最近十余年间,五、六任当地主要官员调任时,场面都很热闹,每个部门也都会买鞭欢送。

  “每个部门接到县委办电话后,丝毫不敢马虎。再说,局长和县领导自然都熟悉,他们平时接触很多,如果书记县长升迁,买鞭欢送,他们自然乐此不疲。”这位人士说,即使和领导不熟悉的,也会图个高兴。

  据当地官员介绍,相比之下,现在领导干部结婚、生日、喜迁新居、孩子上大学等宴请不如欢送领导那么公开、热闹。

  章志芳自己也承认,就在他任期内,有干部调任也放过鞭炮。作为地方上的一种习俗,大家早已习以为常,并没有认为有什么不妥。

  “但我不赞成这种欢送仪式。”章志芳说,他反感也反对这样的事情,但还是没有实际效果,因为他们那里有句老话,叫做“伸手不打笑脸人。”

  四个文件

  事发后的三天内,当地县委纪委连发4个文件,严禁干部搞升迁送迎活动,违反规定的,一律查处。 

  事发后的第二日,当地政府与两名死者家属达成赔偿协议,分别补偿18万元,同时要求家属,“不得因此事件再提其他要求。”

  同是这一天,崇仁县纪委连发“18、19号”两个红头文件。

  在纪委第18号《关于严明干部任职交流有关纪律的通知》文件中,尤其对干部晋升提出了严格要求,严禁干部交流调动时公款迎来送往,严禁用公款请客送礼,严禁摆设“欢送宴”、“欢迎宴”、“晋升宴”。

  在第19号文件中,县纪委把对领导干部的迎来送往要求扩展到了子女升学考试,严禁借高考升学大操大办,要严格控制宴请规模,最多不得超过10桌。

  7月18日,该县纪委再发一纸文件,重申严禁领导干部驾驶公务用车。

  同日,崇仁县委则发出《关于进一步加强领导干部队伍作风建设的意见》,在这份县委文件中,就各种迎送活动作出了详细规定:领导干部职务升迁或工作岗位调动,不准搞迎送活动,严禁沿途燃放鞭炮迎送,严禁请客送礼、大吃大喝,对违反规定的,要严肃查处。

  并要求县纪委监察局、组织部、宣传部等将定期或不定期督察,特别对党员干部“八小时以外”不可放松。

  “三天连发4个红头文件,前所未有。”崇仁县委副书记徐华德说,这也说明县领导对领导干部作风建设重视程度。

  崇仁县委常委、宣传部长李伟才则说,现正处整改期,谁碰到枪口都会倒霉,因此,所有干部至少在这一段时间也会格外小心。

  据了解,“7・15”事件后,江西抚州市委指派市纪委、组织部也组成联合调查组前往崇仁展开调查。 本报记者 吕宗恕 发自江西崇仁




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: http://news.sina.com.cn/c/2007-07-25/012013519626.shtml

最新更新

视觉焦点

新闻排行